当前位置: 分集剧情网 > 节目预告 > 锦衣之下电视剧

锦衣之下第31集分集剧情介绍

  林菱被抓杨程万和丐叔将其救出 陆绎发现表妹淳于敏对今夏心动

  得知姐姐林荷的女儿有可能没死,林菱便让杨程万带自己去找线索,杨程万虽然答应了下来,但他也心知找到林荷女儿的可能性不大。陆绎回到淳于府邸,看到谢霄、今夏和敏儿在玩牌九,陆绎让今夏不要教坏敏儿,陆绎护着敏儿的姿态让今夏有些吃醋,她开玩笑问陆绎是不是对敏儿有意,谢霄也在一旁煽风点火,陆绎居然反问今夏如果他是喜欢敏儿,今夏会怎么想。今夏明显一愣,但她脸上的悲伤瞬间隐藏,说自己会恭喜他们,陆绎没有再作声。

  杨岳和上官曦来淳于府找他们,谢霄趁着这个机会向众人宣布了自己已经和上官曦解除婚约的事,谢霄还当真以为上官曦对自己无意,所以他全然没有考虑到她会有多难堪,袁今夏知道这件事是因自己而起,忍不住把上官曦叫到一边向她道歉,今夏爽朗大方,她也是真心向上官曦道歉,上官曦终是接受了她的道歉。两人谈话的一幕被淳于敏的丫鬟看到,那丫鬟以为今夏三心两意,既喜欢着她家小姐,又对上官曦有意,所以赶忙回去告诉淳于敏。

  林菱收拾东西准备去找林荷的女儿,丐叔打算同她一起去,但他也担心林菱这么抛头露面,会让严世蕃察觉。果不其然,就在丐叔出门的短短一刻,林菱就被突然出现的翟兰叶和严风迷晕带走了。丐叔仔细一思索,大致明白是严世蕃掳走了林菱,杨程万追踪术很厉害,很快就找到了他们逃去的方向。杨岳借着比试的理由,跟谢霄打了起来,且招招狠毒,让谢霄一头雾水,但谢霄也不能这么任由谢霄欺负自己,所以也下了狠手,杨岳打不过谢霄,被打得鼻青脸肿,若不是今夏和上官曦及时赶到拦住他们,想必杨岳会伤得更深。见此,上官曦索性不再瞒着,她说自己确实是心仪谢霄,可是现在她明白了一件事,情之一字,终归是难,谢霄无意,那么她也无须再自作多情了。木讷的谢霄终于知道师姐原来是喜欢自己的,他为以前做过的那么多伤害师姐的事而向上官曦道歉,上官曦接受了他的道歉。

  翟兰叶看到严风如此看重林菱,约莫知道林菱对于严世蕃十分重要,但她出于私心,并不想严风将林菱带回京城,她拖了两个时辰后,见实在拦不住严风,所以打算下手杀死林菱,杨程万和丐叔及时出现救走了林菱,翟兰叶假意受伤,没拦住他们,杨程万和丐叔带走林菱正合翟兰叶的意。翟兰叶不肯回京城领罪,让严风恨的牙痒痒。回到客栈之后,丐叔劝林菱不要再抛头露面以免再被严世蕃发现,可是林菱执意要找林荷的女儿,不肯就此藏起来。

  在陆绎的请求下,淳于敏的父亲终于答应让淳于敏进入马场,淳于敏立刻选了一匹烈马,可是管家云伯生怕她受伤,怎么也不肯让她骑这匹马。在今夏的劝说下,淳于敏才答应换一匹性子温和的马。谢霄似乎能看出陆绎对今夏也有意思,谢霄不肯认输,非要跟陆绎比试,还将那匹烈马解开缰绳,想要降住这匹烈马来跟陆绎比试。却不想这匹马性子烈,挣脱谢霄的束缚,差点冲撞到今夏和淳于敏,陆绎往马那边套上一条绳索,将马束缚住,今夏保护淳于敏两人倒在地上,淳于敏手腕有些擦伤,倒也没有大碍。

  只是陆绎发现了淳于敏对今夏的心思,他心里不免叹气。严风回到京城领罪,严世蕃知道林菱这人执拗,所以他打算亲自下扬州,让林菱心甘情愿地留在他的身边。经过的陆绎的推荐,蓝青玄来到了京城,徐敬对他印象不错,他让蓝青玄先找一个落脚的地方,等到有合适的机会,他再将蓝青玄举荐给皇上。

锦衣之下第32集分集剧情介绍

  乌安帮被无端陷害上官曦出面揭穿 今夏喝醉吐露自己曾亲过陆绎的秘密

  陆绎提醒今夏尽早跟淳于敏表明她女子的身份,今夏怎么也想不到淳于敏会喜欢自己,杨岳也要问她怎么解决这件事,就在这时,淳于敏来找今夏说有话跟她说,杨岳不方便再呆着,呆杨岳走后,淳于敏把自己精心绣制的荷包硬塞到今夏手里,今夏终于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。只能拿着荷包去找淳于敏,将荷包还给了她,并表明自己是女儿身,淳于敏爱极生恨,将热茶泼在今夏的手上,还一并将许多的胭脂水粉统统砸在今夏身上。

  今夏的狼狈样被陆绎撞见,陆绎心疼不已,抬手为她整理头发,温柔地用药给她擦拭受伤的手,今夏觉得不妥,很快地回了房间。躺在床榻上之时,她想起今天陆绎的温柔模样,忍不住迷离来双眼,原来陆绎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。第二天,袁今夏着女装跟敏儿母亲表明身份,淳于母亲并不知道敏儿和今夏之间的事,对今夏甚是和颜悦色,还说要给她置办几件新衣裳。淳于母亲看到他们不知道七夕的簪花大会,于是给他们介绍说,杭州城的簪花大会每隔三年办一次,会上会选最美、最巧的女子,让其在水中楼台上一舞,并让画师将她的舞姿画在江边的走马灯上供人欣赏,一般这些被选中的女子,都会成为大家竞相求娶的对象。淳于母亲盛情邀请,今夏只能接下。

  淳于敏为了气今夏,当着今夏的面拉着陆绎的手,陆绎很快抽出,但今夏着实不想打扰他们,很快地离去。淳于敏的丫鬟去跟今夏放狠话,今夏虽然对于淳于敏的事是理亏在先,但她也不想让一个丫鬟来教训自己,便一字一句地顶嘴回去,让这小丫鬟无话可说。这边的淳于敏认为今夏是一个骗子、小人,她自作聪明地提醒陆绎和今夏离得远一些,陆绎当了这么多年的锦衣卫,谁好谁坏他自然分得清楚,他早就洞察淳于敏的小把戏,而且不留情地揭开,让淳于敏很是难堪。

  陆绎让上官曦派乌安帮的手下帮忙查探是否有奇怪的事,谢霄看不惯陆绎,自然也对他吩咐自己师姐做事心存不满,两人在街上看到有人在乌安帮的门前闹事,对方声称自己的老爷请乌安帮的人护送货物,却被乌安帮杀人灭口抢走了所有的钱财,人群中还有起哄的几个人,人群很快不分黑白指责乌安帮,上官曦见此便出面想要对方拿出证据,对方哑口无言,趁乱逃走,上官曦也没有追得上。没想到背后的人竟然是董齐盛,董齐盛当初没死,现如今似乎在为什么效命。淳于敏看得出来今夏和陆绎之前的关系并非同僚那么简单,她为了报复今夏,打算想方设法嫁给陆绎。

  乌安帮被陷害的事,让陆绎有所耳闻,上官曦说那帮人的身手不像是中原人,如果是那伙倭寇,那么这次的杭州调查总算是有眉目了。今夏和杨岳上街,他们看到有一家府邸十分气派,街边小贩跟他们说,这司马府是杭州有名的盐商,杭州一半的盐几乎都是出自他们家,而最近的簪花大会,也是这司马大老板出钱举办的,只不过这司马大老板长相丑陋,娶进门的妻子无一都暴毙身亡。说完这些后,小贩给他们推荐发簪,杨岳给上官曦买了一个,但他送给上官曦的时候却说是今夏送的。

  夜晚今夏肚子饿,去找了一个小丫鬟讨吃的,淳于敏的丫鬟竟给她送去一瓶后劲十足的酒,今夏喝了之后发酒疯,在屋顶上赏月,陆绎上屋顶护着她,生怕她跌落受伤。喝醉了今夏对陆绎再没有了那种下级对上级的尊敬,捧着陆绎的脸说自己偷偷亲过陆绎。